您当前位置:首页 > 国研视点 > 专家视点 > 正文
田辉:要不要赤字:这算不算真问题
2019-10-14 00:00

一体化进程中的欧洲不?#26174;?#36935;挑战。最新例子来自德国与欧洲中央银行(欧央行)针对货币政策的意见分歧日趋公开和激化。这种分歧将走向何处??#38498;?#31181;方式收场?此事的重要性可能不亚于英国脱欧的潜在冲击,因为从中可以折射出欧元区国?#20197;覆辉?#24847;彼此放下成见、协调行动;也能?#20174;?#21253;括德国在内的许多欧洲经济体是否愿意突破传统思维桎梏和其他障碍,对固有发展模式进行调整,保持与?#26412;?#36827;。

欧央行于2014年6月引入负利率,将存款便利利率调整为-0.1%,经过几次调整后,今年9月从-0.4%进一步降为-0.5%。在负利率政策下,金融机构要对存在欧央行的多余准备金支付利息,以此激励其向企业和个人放贷而不是?#20204;?#36538;在央行账户里睡大觉。这种政策固然对贷借款人十分友好,但显然对投?#25910;?#21644;储蓄者不利。德国的储蓄率之高在欧洲独树一?#27169;?#24503;国家庭拥?#24615;?.4万亿欧元的储蓄,?#36127;?#26159;法国和意大利二者之和的两倍。因此,负利率对德国?#29992;?#36130;富伤害最深。(目前30年期德国国债的收益?#23460;?#32463;是负数了)正因如此,欧央行的货币政策在德国遭遇了强烈的口诛笔伐,德国媒体一谈到负利率,普遍使用“惩罚性利率”这个词来形容,并攻击欧央行行长德拉吉是吸血鬼,企图吸干储蓄;德国央行行长批评说长期来看负利率政策将会破坏金融体系;近期德国在欧央行的执行代表更是中途辞职,被视为是对欧央行货币政策的抗议之举。

尽管负利率这种超常规货币政策自诞生起一直伴随着是否必要、是否管用的争论,但这次的争论似乎尤为激烈。原因何在?其一,欧央行已将货币政策用到极致、几无多余空间了。其二,既?#25442;?#24065;政策独木难支,自然就需要借助财政之策之力,通过加大政府支出来刺激总需求,支持经济增长。德国作为欧洲第一大经济体众望所归。实际上,欧央行在降息的同时不断呼吁德国加大财政刺激力度,其他欧元区国家也纷纷响应,甚至营造出一种欧元区人民齐盼德国加大财政支出之氛围。欧央行不顾德国以及其他数国的反对,执意深化负利率政策,此时倒颇能品出一点“用货币政策之矛去击打德国财政政策之盾”的意味。

紧逼也好,呼吁也好,至少目前看来,德国不为所动。自2009年将严格限制政府借债列入宪法以来,德国对财政平衡极尽追求,用英国《金融时报》的评论?#27492;担?#29978;至已成为一种“国民信仰”。根据德国宪法,德国财政应保持平衡,只?#24615;?#32463;济衰退时期政府才有一定的负债余地,但联邦结构性赤字不能超过GDP的0.35%。自2014年以来,德国联邦政府自愿严守更?#21451;?#26684;的无赤字政策,?#27492;?#35859;“黑色的零”政策。期望德国加大财政刺激力度,首先需要打破对财政平衡的信仰,绝非易事。

另一方面,从理性上分析,坚守“黑色的零”的理?#20260;?#20046;正变得越来越不充分了。例如,以往德国经济表?#33267;?#22909;,拒绝财政刺激是担心出现经济过热。然而,今年以来,德国经济已经出?#32622;?#26174;衰?#24605;?#35937;,GDP增长率在第二季度由正转负,许多机构都纷纷调低了德国今明两年的增长预期。有人援引凯恩斯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来劝说德国放弃“黑色的零”政策,即:“繁荣,而不是衰退,是财政紧缩政策实施的正确时期”。又例如,默克尔曾经辩称?#36745;?#21152;政府负债的主要原因是?#36745;?#24847;给日益减少的年轻人留下负担,但随着利?#26102;?#24471;如此之低,很难相信借款会伤害年轻人。此外,在美国气势汹汹挥舞关税武器到处招摇的背景下,通过加大财政支出减少贸?#23376;?#20313;,也有助于舒缓德国面临的压力。

既然国内理由?#36745;?#20805;分,那么德国?#36745;?#24847;加大财政刺激力度是否还存在国际理由呢?是的。自2008年国?#24335;?#34701;危机以及2010年欧元危机以来,许多德国人认为欧央行并没有站在欧洲整体利益基础上制定货币政策,而是着眼于对南欧国家进行财?#36745;?#20998;配。更有德国人指出,如果希腊在加入欧元区后能够维持财政纪律,并且紧跟德国步伐改革劳动力市场并对单位劳动成本加以控制的话,2010年欧元危机绝不会发生。说白了,德国并?#36745;?#24847;认头花自己家的钱慷别人家之慨。因此,尽管德国已经出台了一些财政刺激措施,如9月20日德国政府宣布要花费540亿欧元(594亿美元)用于支持减少碳?#27431;牛?#20197;实?#32844;?#40654;协定目标,但反复强调增加财政支出的前提是?#36745;?#21152;新的政府债务。这也就意味着即使德国政府加大财政支出,?#19981;?#24369;于大多数群众的期望。

要不要财政赤字,要多高的财政赤字,这是德国面临的问题,是欧洲面临的问题,可能也是全球各国政府都必须面对的问题。赤字问题也许还不是真问题,真问题可能是一连串相关的疑问: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其他宏观政策如?#38395;?#21512;发力?经济社会发展靠自己还是靠别人?走简单但副作用丛生的路还是走荆棘丛生但可能是真正通向光明的可?#20013;?#21457;展之?#32602;?#22823;国对小国邻国的责任界限在哪里?无论如何,只有突破思维的桎梏,鼓足行动的勇气,才有可能为这些疑问寻?#19994;?#27491;?#21453;?#26696;。

作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田辉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2019年10月14日 
【关闭窗口】



躲猫猫电子游艺
帮别人弄图片赚钱吗 排列五开机号和试机号100期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下载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直选遗漏 青海快3开奖历史 时时彩计划稳赚后二 欢乐麻将微信登录 10000炮捕鱼游戏机 北京pk10五码分析技巧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河南麻将新手 重庆时时在线计划 网络智慧赚钱 北京pk10计划神器安卓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查 广西福彩快三开奖查询